洛易/

圈名是路易(

低端文手 高一残党
沉迷新旧双黑 新双黑偏芥敦
雷all太/黑中

太中不逆w
叫我路易啦小姐姐们(

妈耶这个100fo!!

有人点文的吗!!(放弃吧没有人理你的x

【逢场作戏二十题】

妙啊

莫珂礼的糖果小铺:

来自于七百fo点梗,艾特在上一三十题中不再重复艾特。




1.假面戴久,便摘不下来了


2.行刑者在保护我们


3.不需深交


4.深藏真实心情


5.看不到的线


6.和玩偶存在共鸣


7.他真的存在过吗


8.如鱼得水


9.左右逢源


10.一枚蛋


11.心生悲戚


12.这何尝不是一种讽刺


13.你是好人


14.迷失了方向


15.将本我浸在血泊里


16.解释破绽百出


17.为什么不能


18天真且愚蠢


19.自我保护机制


20.竿木随身,逢场作戏



【取用随意,转载注明出处】

【双黑/太中】Fantôme 03

*
开学+军训+卡文=拖 (¦3[▓▓]

*
“我八年前还在港口黑手党的时候……”

“啊啊红叶姐,这是你带过来的孩子吗?”

中原中也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看去,满面笑容的黑发男人正好奇地盯着自己。乱蓬蓬的卷发,盖住右眼的绷带,左颊上的纱布。

窄窄的走道,这个秘密基地并不是那个黑衣干部的工作范畴,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出现在这里。

“是我指导的孩子。”红叶扯出一丝冷淡的笑容,牵着中也的右手不自觉地把小个子的孩子拉到身后,“太宰君有什么见教吗?”

听见太宰君三个字,还不到太宰治领带高的中原中也脑子里立刻浮现了当年红叶给他的警告。

再两年之前尚年轻的红叶轻轻摸着中也毛茸茸的脑袋,摆头不看疑惑的中也。

——一切人都是他的棋子。
——不要和这个人扯上任何关系。

“你叫什么名字?”太宰摸了摸中原中也中也的发顶,中也厌恶地躲开。

“中原中也。”中也不情愿地答道。抬头祈求般看向尾崎红叶,像是想让她带自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红叶不知道中原中也向别人打听过以前的事。

广津柳浪拗不过中原中也的死缠烂打,招了太宰就是第一次叛逃时把红叶两人捉回港口黑手党的罪魁祸首,中原中也才这明白红叶忌讳太宰治的原因。

那时红叶一生唯一的恋人,就死在时年十八岁的太宰治枪下。

忽视充满敌意的两人,港口黑手党干部太宰治收起了暧昧的笑容。太宰治深不见底的鸢色瞳孔玩味地望向不服气地瞪大眼睛的中原中也,还没等红叶说出告辞的话就抢先说道:

“如果红叶姐想重蹈覆辙的话,我是不会拦你的噢。”

红叶出汗的手心握住了桃木质的伞柄,随时准备抽出精美的伞柄中同样珍贵的长剑。

“你……”红叶低下头,可能是习惯了和干部先生对峙,她还保持着礼貌的笑,“是怎么发现的。”

“不过出于三年来的友好同事关系,我奉劝你一句,“太宰治转过头挥挥手,赶走了森先生派来暗地里盯着尾崎红叶的几人,”你和中也君只能离开一个噢。”

一阵无言。远处走开的人看见情况不对,不少人端起枪朝着红叶两人,只等太宰一声令下。

没给众人反应的机会,红叶闪身把中原中也推到一边,临分开的一瞬间低声嘱咐道:

“快跑,像我当初……教你的那样。”

太宰治再次露出玩味的笑容。他挥手制止了前走两步想拦住中原中也的两名手下,任由中原中也走向窗口。

“做的不错啊,红叶姐。”

中原中也咬着牙发动异能,从秘密基地的窗口闪出半飞半摔地落在靠海大桥上。咸腥的海风吹在脸上,天空闪过一道惊雷。

中原中也不忍心回头,却还是悄悄看了一眼。一身黑衣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他只能看见漆黑的凶兽洞穿了照顾他数年的大姐,以及那个咳嗽着的黑衣少年。

中原中也跌跌撞撞地站起来,匆忙地向身后被自己绊倒的小个子少年道歉。有个红褐色头发的大叔发现这里的混乱,绕到桥的另一边快步向前面走去。

“啊啊,社长给我的名侦探道具都湿了——”

【双黑/太中】Fantôme 02

*
“真是可惜,今天在下没有和你战斗的兴趣。”芥川声音死气沉沉,像没有生命的机械体。

“你……”中原中也摸向怀里的短刀,随时准备发动异能,周身散发出危险的红光。

“中原前辈。”

芥川突然打断道,对面的两人都是一愣。一身黑衣的少年收起张牙舞爪的黑兽,咳嗽着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照片,抬手举在中原中也面前。

“这个人……你见过没有?”

还没等中原中也看清照片,芥川就猛地后跳一步,下一秒芥川原来所在的位置就横过一辆警车。

“拦住他,中也!”国木田放出铁线枪,被罗生门横截折断,大喊道。

芥川龙之介一闪身消失在漆黑的巷子那端,临走时回头深深看了中原中也一眼。中原中也远远地读着他的唇语。

“我们……会再见的。”

芥川是这样说的。

“他给你看了什么?他为什么叫你前辈?”国木田大声说道,咖啡厅里的人纷纷回头看着角落里的几人。

“嘛,就让名侦探我来猜猜看吧——”乱步单手撑着下巴,透过眼镜看着焦虑的中原中也,“他给你看的照片,是两个人的合照,其中一个人,是你。”

“……是的。”中原中也摸摸自己梳得整整齐齐的橘红色卷发。

“那前辈……”谷崎润一郎一边躲着直美不安分的手,一边抬头询问道,“是中也先生之前在港口黑手党工作过的原因?你见过他吗?”

中原中也摇摇头:“没有。”
“那那张照片上到底是什么?”国木田放下茶杯,皱着眉头说。

“像乱步说的一样,是我和另一个人。照片上的我的打扮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拿着我常用的那把短刀。另一个人我没看清,就看见有一头普通的黑色头发,右眼被什么东西盖住了,可能是瞎的。”

中原中也老老实实交代道。

“你有拍这张照片的印象吗?”国木田问。

“没有。”中原中也眨眨眼,说,“不过照片上我头上那顶帽子还挺好看的。”

“没问你帽子的事!”国木田又是一拍桌子,“那照片上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废话,当然不知道了。不过瞎了右眼的人我有点印象。”中原中也喝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

“港口黑手党前五大干部,太宰治。说起这事我还想问你呢,你今天早上叫的那个人是不是他?”

“鬼知道他是谁,我和他没关系。”国木田摆摆手,“你见过他?”

“一面之缘。你不是知道吗,我十四岁就和红叶大姐逃出了港口黑手党。”

“那你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吗?”

“死了。”中原中也抬眼瞟了一下国木田,“早就死了。”

【双黑/太中】Fantôme 01

我咸鱼路又回来啦!
突然开坑!
宰持续掉线中——
大量ooc+原作paro
标题是幽灵的法语!(突然剧透

到十个热度我就不拖稿(被拖走

*
侦探社员中原中也,今天遭遇了一系列不可描述的问题。

“中也先生,很久以前就想问了,”七十亿趴在中也的办公桌前,支支吾吾地说道,“您真的从来没有什么类似于自杀的爱好吗?”

“啊?”

“这两天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想到河里捞中也先生,或者是在小饭店里把上吊的中也先生救回来之类的……”敦小心翼翼地继续说道。

“啊?”中也张大了嘴发出疑惑的声音。

“我也有这种感觉呢。嘛,不过中也只是负责在我看出犯人之后负责拘拿的角色而已,和我还差远了。”乱步放下手里的弹珠,看向中原中也。

“正是如此乱步先生。”国木田地回答道,合上了手里的电脑,“中也,有个任务必须现在解决,我们马上就走吧。”

“……好。”中也勉强从不正经的对话里抽出精神,套上了自己搭在靠背上的浅咖色风衣。

中原中也拉开驾驶座的门钻进自己的位置,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火。目的地是不远处的某秘密基地,据说是横滨港口黑手党的据点。

刚转出道口就碰见红灯,中也烦躁地踩下刹车。他侧头看了一眼今天第318073次检查自己笔记本的搭档,没头没脑地开口道:

“国木田,刚才敦说的那件事,你有印象吗?”

“什么?”国木田抬头问道。

“就是上吊啊入水啊什么的……”中也看着闪烁的绿灯,一边左转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

“喂太宰,转弯的时候要看路啊!”国木田突然条件反射般合上笔记本,猝不及防大喊一声。

“太……太宰?”中原中也瞟了一眼脸上写着我都干了什么几个大字的国木田,傻愣愣地重复道。“突然的说什么啊。”

国木田尴尬地低头再次打开笔记本,心虚地(国木田:我才没有!)小声回答道:“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这么喊……可能是以前的朋友吧。”

“总觉着这名字挺熟悉的。”中也心不在焉地回答道,熟练地把刹车一踩横在正午照旧阴暗的巷子中央。“可能是……”

话说了一半,中也好像预料到什么,突然瞪大了眼睛把国木田往边上一推。“小心!”

漆黑的影子瞬间把车子一分为二,中原中也咬牙从纵裂的切痕里翻身一跳半蹲在地上。

对面一身黑衣的少年抬起漆黑的眼瞳看向矮个子的年轻人,不时咳嗽两声。

“这个打扮……”中原中也站直了身子,倒退一步,因突如其来的危险半眯着钴蓝色的瞳孔。

“港口黑手党的祸狗……芥川龙之介吗?!”

船长星球:

查斯特回雨落星球去了

他是那种能操控闪电和雷鸣的人。在雨落星球,有的人是雨,蜿蜒流淌,有的人则会变成闪电和雷鸣,因为痛苦。

因为痛苦,所以必须战斗。

但道路是荆棘的,肉体又太重了。

勇士也有累的一天。

所以他回雨落星球去了。从此天边的每一道闪电都是他的呼吸。


【双黑/太中】移情别恋

*
我绝对是个傻子。

日常复健失败。

和题目完全没关系
日常ooc
梦野久作:喵喵喵??
高深套路宰系列(ntm

*
“我说太宰,”十八岁的中原中也食指敲了敲台面,冷冰冰地说道,“你这家伙……是从未来回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我是来好心提醒你的。”太宰治勾起唇角邪邪笑道,抬手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

昏黄的灯光照在空空的玻璃杯子上,中原中也心烦意乱地咽下一口highball。忍住咳嗽的冲动,中原中也抽身走出Lupin,钻进午夜浓雾的巷子里。

“早晚会和我分手……是吗?”中原中也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

*
中原中也任务过程中在敌人的异能下失去意识以后,怀着就算死也要找个垫背的决心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不知名街头酒馆的角落里,窄窄的桌子对面是自己的熟人。

“呀,醒了?”

对面的男人看着又熟悉又陌生,中原中也差点脱口而出——你的黑西装呢?这破风衣什么诡异的品位?你脸上的绷带呢?你右眼不是瞎的吗?

中原中也警惕地动了动手指,还能正常运作,看样子对方并没有给自己下药。他盯着太宰治戏谑笑着的脸,条件反射摸向自己的手枪。

“别这么冷淡嘛中也。”太宰治歪着头笑道,指了指中原中也刚碰到保险的右手,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今天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噢?”

中原中也皱着眉头听他说起来。

这一刻到他走出鲁邦,总计五分钟。

自从那个变高变瘦、风格诡异的太宰治出现在他面前,中原中也就一阵阵的胃疼,纯粹的生理反应。

中原中也左手扶了扶帽子,右手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着火,糟心地吸了一口。

真他妈烦。这混蛋什么意思?为自己四年后出轨特地跑来赔个罪,还是提前和我一刀两断方便自己勾搭别人?

想着想着猝不及防电话一响,中原中也按掉星标联系人的铃声,屏幕也不看翻开盖儿就往耳朵上一贴:“太宰治你干什么?老子今天烦的很。”

“中也,”语气冷淡有一分焦急,声音还像个少年,“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别老是大半夜叫我。”中原中也啪嗒一声拍上屏幕,掐灭烟头往地上一丢,却换了个方向。

*
推开港口黑手党干部办公室的大门,十二点整。年轻的干部先生靠在落地窗前,覆了绷带的侧脸对着中原中也,灯光太暗,看不清太宰治的表情。

他身后是自己舒服的靠背椅,背对着中原中也,露出干部先生在椅背上拿小刀刻下不知道该说是流利还是丑陋的一排排英文,“Nakahara”或者是“Chuya”。

“晚上好啊中也。”太宰治缓缓回过头,向着踹上大门的半大少年一笑。可能是心理作用,中原中也觉得他脸很白,像芥川那种白。

“有什么话快说。”中原中也把手里顺便买来的烤蟹便当往桌子上一拍。

“今天晚上中也怎么这么冷淡啊。”太宰治一边说一边靠近背对着中原中也的电脑椅。

中原中也一时语塞,抱怨道:“你怎么跟那个家伙一模一样。”他说着从塑料袋里拿出还冒着热气的盒饭,眼前突然又出现了那张又陌生又熟悉的笑脸。

总觉得比这个家伙好多了。中原中也抬头瞥了一眼平时冷冰冰自带黑暗气场的历代最年轻干部,顿时怀念起那人帅气迷人的微笑。

“哪个家伙?”眼前这个孤清的太宰治又开始笑,眉眼里多了一股醋意。

还没等中原中也开口,太宰治突然放大了声音说道,语气有撒娇的嫌疑:“哦哦哦,中也你是看见四年以后的我了吧?总觉得到时候早就和中也去国外结婚了呢。”说完他拇指抵着上唇,作状思考起来。

“滚滚滚,结个屁婚!”中原中也红着脸反驳,心事重重地掀开饭盒盖子,推到桌子中间,“你有什么事快点说,别当谁都和你似的不睡觉。”

“等等?”

中原中也后知后觉地吓得倒退一步:“你是不是也见到四年以后的我了?”

“哦呀哦呀,中也变聪明了呢。”太宰治嘲笑般微微翘起嘴角,露出一口洁白的牙,“想知道你在哪儿吗?”

“这么说话真别扭。别浪费我时间,他在哪?”除了想弄清事情原委以外,中原中也心底还有点小激动,毕竟看见自己四年以后的样子还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是不是长高了呢★他雀跃地想。

“就在这里哦。”太宰治眯起眼睛,转过了他身前的椅子。

*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中原中也不可置信地大声喊道。

身高并没有什么改变的橙红色卷发男人,缩在电脑椅的靠背边缘,看起来还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帽子还安安稳稳地戴在他头上,看起来就是一般睡着的样子——

如果忽略掉他身上这一道道乱七八糟的伤口的话。黑色西服的划痕之下受伤的地方都已经包扎,看样子太宰治已经处理过了。

“他睡着了。”太宰治收起了笑容,看着呼吸微弱的人,“他和我说,芥川受Q的异能的影响发狂了,为了救被芥川盯上的太宰治,他被芥川打成了这副样子。”

“这开玩笑的吧……”中原中也看着眼前人姣好的睡颜上两道交错的伤痕,不由自主地小声念道。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在四年以后的那个世界,他已经死了。那个你见到的太宰治,利用时间异能者送了他们两人回来,勉强让他多活了几个小时。”太宰治扶正滑落到一边的帽子,“那个太宰治只要在我对你求婚的今天让你放弃我,他的目的就算达成了。改写未来,你不再愿意为了我而牺牲自己。”

“求……求婚?”中原中也自言自语道。

太宰治没管中原中也,继续说道:“但他没想到那个在他怀里一动未动的中原中也其实还醒着,并且发动异能跑到了这里。”

太宰治突然停下了谈话,去探眼前人的鼻息。

“死……了。”太宰治颤巍巍缩回手,闭上眼说道,“他还醒着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不要放弃我。”

“就算会……从港口黑手党里消失,就算会移情别恋,也不要忘了太宰治。为了这个理由死去,虽然很恶心……但他不后悔。”

有人推开房门,站在门口的男人沙色的风衣在秋天的风里猎猎飘着,却没有再向房间里走一步。他当然发现那个中原中也不见了。

更容易发现,那个让他不惜捅自己一刀停止心跳也要救的人已经没了呼吸。

而那个还抓着盒饭的少年,松开手把还暖和的便当拍在桌子上抽身走出这个房间。

时间机器发动时间结束。

二十二岁的太宰治,以及二十二岁的中原中也的尸体,一起静悄悄地消失了。

顺便说一句,一个礼拜以后,Q就开始了他的禁闭生涯了呢。

*
太宰治在六点多钟的阳光里慢慢睁开了眼睛,他眨了眨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顺便回了回头看了看自己挂在衣架上干干净净的沙色风衣。

这也不是大家上班的时间,现在就已经早早起床的只有每天都会六点多钟就要开始练习异能的芥川了吧。

他稍微动了动右手,被黑手党养的越来越胖的家伙给压麻了。太宰治看着怀里睡得很香的中原中也,窃笑着啵了一口对方微微泛红的脸颊。

我成功了呢。

二十二岁的太宰治没忍住笑出了声,秋天的小风吹到他脸上,难得陷入了深深的睡眠。

【双黑/太中】未遂

*
复健失败

同居设定

ooc+花样妄想

*
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拔下车钥匙,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小别墅。秋天风有点大,中原中也一边裹裹肩膀上的风衣一边打了个哈欠。

唉。首领真是热爱压榨员工啊。

连着三天没怎么睡觉,忙着处理组合剩下一堆破事的黑手党干部先生,绝望的抱怨。习惯性抬手扶扶自己的帽子,回家睡过这一觉,明天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等等。右手奇怪地在头上晃了晃,拍了拍自己难得乱糟糟的头发。我的帽子呢。中原中也被敲了个清醒,开始在家门口找帽子的旅程。

刚准备开车原路返回,就在家门口破破烂烂的瓦楞板箱子里看见自己反扣着的小礼帽。中原中也随手抄起自己心爱的定制品,又烦躁地瞥了一眼画了一团一团绷带的纸箱子。

他记得这箱子是太宰治网购绷带的箱子。(太宰:“中也你看打特价打特价!”)里面原来还堆着中原中也从别墅各个角落里翻出来的四五个上吊绳强制性送出家门,不过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

中原中也垂着眼皮看向空空如也的破烂箱子,突然间一个激灵,戴好帽子就发动异能飞到大门口,咔哒哒开起了门锁。

他妈的真不让人省心。中原中也一边推开门一边在风衣里摸刀,三步并作两步撞开两人的卧室门。老子就想好好睡个觉都不成吗。

太宰治背对着大门,顶着乱蓬蓬的脑袋艰难地回头看向一双黑眼圈的中原中也,翘起嘴角,指了指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绳子。然后毫不犹豫地一脚踢开了椅子,被抛弃的木板造物轱辘辘滚到中原中也面前。

中原中也不紧不慢地抬脚恶狠狠地把快散架的椅子踩成了碎片,他抬头看着太宰治的背影,神色平静地说道:“你要是继续,就和这东西一个下场。”

太宰治一动没动。窗外吹进来一阵风,太宰治的风衣跟着飘了飘,中原中也又打了个哈欠。

“喂。”中原中也不耐烦地叫道。

抱着为前搭档收尸的真诚之心,中原中也举着刀谨慎地靠近挂在房梁上的高瘦年轻人。擦了擦一头冷汗。

他跺了跺小高跟。没反应。中原中也熟练地轻轻一跳抬手挥刀,糙绳子一分为二。挂在上面的人嘭一声摔在地上,紧闭着双眼。

中原中也一跨步冲到太宰治面前,半蹲下身子。“太宰?”他粗鲁地拍着太宰治的脸,大声喊道,不过对方苍白泛青的笑容照样没有一分血色。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检查起面前的人。心脏停跳。脉搏停跳。双手冰凉。伸出手撑开对方的眼皮,那双桃花眼微微扩散。

“喂太宰,”他大力晃着太宰治的肩膀,声嘶力竭地说道,“别开这个玩笑啊?”

还是没反应。

躺在地上的男人脸上还带着笑,好像下一秒钟就会睁开眼睛。中原中也看着这张好看的脸,一时语塞。

中原中也转身掏出手机,没抓稳,啪嗒掉在地上。再从地上捡起来,看着屏幕上三个数字,按下拨号键。

“滴。”屏幕一亮。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打120是不是已经晚了,要不打110算了。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靠上中原中也的肩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只手挂了电话。然后是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

“啊哈哈哈哈中也这个傻子。”感觉不回头都能明白对方的表情。

太宰治嘲笑道。中原中也半眯着眼睛看着太宰治。

宝具 Lv.5 500% 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威力up•对太宰

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在经历了数十年来自搭档的精神和实体折磨后,面不改色地丢掉自己用了好几年的手机,抬起右手拎起搭档的衣领,大手一挥把对方砸进墙和床的缝隙里。

“中也就是这样对待未婚夫的吗?”太宰治从墙上的坑里跳出来,笑嘻嘻地说道。

“滚。”

不知道为什么,中原中也突然感觉松了一口气。

【双黑/太中】灯火

*
发个糖自己爽一下

可能有点ooc吧……

总觉得女友力MAX的中也会很可爱呢……

想看卖萌宰……(滚)

*
中原中也熟练地把热好的咖喱淋在牛肉饭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放下手里的汤勺。像怕勒死似的松了送领口,他猝不及防大喊一声:

“混蛋太宰下来吃饭!”

太宰治不情不愿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把怀里的抱枕和iPad一起扔在被子上,像半死不活的人一样磨磨唧唧蹭到床边上看向门口。从这里刚好能看见楼梯。

“不想动中也背我下去嘛……”太宰治不满地拍了拍床沿,小孩子一样撒娇道。

“你是不是有病?”穿着围裙的中原中也大踏步走上楼梯,在太宰幸福的微笑中拎起他的衣领开始往地上拖。

“好啦好啦我自己走。”太宰保持半眯着眼睛犯困的状态一侧身躲过了中原中也迎面盖过来的一拳,随即识趣地翻身站起来走在中原中也身后。

虽然看起来是叛逆又狂气的黑手党干部,但中原中也拖过的地干净得国木田都没法挑剔。太宰治就穿了双袜子踩在楼梯上,一边用脑袋蹭中原中也柔软的发顶,一边一双手环过中原中也的肩膀,半摔不摔地啪嗒啪嗒向楼下走。

“啊……咖喱……”太宰装作神智不清的样子说道。

“就知道你个混蛋想吃,我今天给你做了,要好好感谢我啊。”中原中也嫌弃般抽身从太宰怀里钻出来,加快了脚步走向楼下,钻进了厨房里。

太宰治看中原中也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里,好看的棕色瞳孔恢复了淡淡的亮光,一直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流露出少见真实的温暖和喜悦,而并非他得天独厚的演技。

哼哼起完全不在调子上的小曲儿,他从桌角的盒子里摸出几支好看的蜡烛。盒子里还有一卷卷备用的绷带、一本完全自杀手册、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柏图斯的空瓶子。

中原中也端着两个圆盘子出来,恰好碰上太宰治合上盒子盖儿。他啪嗒把盘子往桌子上一撂,好笑地说道:“从来没看你当我的面开过这盒子,都放了这种没用的东西吗?”

太宰治勾起嘴角,走到中原中也面前顺手从对方上衣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差点又被踹出去五米。“啊……只知道给森先生打工的小矮子果然没办法理解烛光晚餐的美好嘛。”太宰治抬手关掉餐厅的灯,一边点蜡烛一边说道。

“嘁……”中原中也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没好气地瞥了一眼太宰治,“也就你这种女性公敌花花公子才会在乎这种东西。”

中原中也虽然这么说,其实几年前和太宰治一起选家具的时候(当初太宰治只是一边吐槽中原中也的品位一边拿中原中也的卡刷了付钱,什么力也没出)就挑了一个好看的烛台,说是和自己帽子很配,但实际上是觉得那玩意儿真的挺好看,而且也盼着有这么一天吧。

虽说没有这份法国人的浪漫,但受到良好教养的中原中也有着欧洲人的品位和习惯呢。这一点中原中也异常自信,以至于无意间看了一眼银制的烛台,顺便看了看微微低着头点火的太宰治。顺便,真的是顺便。

意识到对方的视线,太宰治把蜡烛毫无美感地怼在餐桌边的烛台上。口是心非。他想。

灯火看起来风稍微大一点就会熄灭,却还是照亮了夜色里的昏暗。

中原中也看不下去东倒西歪的蜡烛,嫌弃地放下叉子抬手把蜡烛扶正。他听见刚坐下的太宰治一声没藏住的笑,顿时抬手就想朝他脸上一拳。

彼时太宰治正握着装满的勺子,抬头半眯着狭长的桃花眼,朝着自己微笑。……装模作样!可中原中也挥手挥到一半,突然按了个暂停。

“……没睡好?”中原中也悻悻地收回左手,指了指太宰治发黑的眼圈。

“前段时间安眠药吃完了,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太宰治揉了揉自己一头乱发,歪了歪头笑道。

太宰治刚把味道超棒的咖喱饭咽下去,抬头看见中原中也刚好吃完了饭抄起衣架上的帽子。“天天这么让人操心,你他妈是不惹事难受是吧。”

“你去干嘛?”太宰问。问完才觉得自己是不是被这家伙带蠢了,给自己买药这一点显而易见啊。

中原中也带上自己心爱的帽子,理了理自己卷翘的橙红色发丝,回头看向太宰治,似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看他没有理自己,中原中也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

太宰治突然觉得,中原中也就是那灯火。